<tt id="mksqq"><samp id="mksqq"></samp></tt>
<blockquote id="mksqq"><code id="mksqq"></code></blockquote>
  • <tbody id="mksqq"></tbody>
    <blockquote id="mksqq"><samp id="mksqq"></samp></blockquote>
  • <code id="mksqq"><label id="mksqq"></label></code>
  • 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風采

    春種一粒籽——記中國種子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田冰川

    時間:2016-04-30     來源:中化集團
    視力保護色:

    “春種一粒籽,秋收萬畝田。”這是中種公司副總經理田冰川的微信簽名,也是他進入種業八年來心路歷程的寫照。八年前,他是中種公司一員新兵,八年后他帶領團隊沖鋒在農作物種子生命科學創新應用的前沿;八年前,他是種業行業一員新兵,八年后他已成為國家種業發展改革的參與者。回顧近3000個日日夜夜,田冰川無限感慨:“小種子,大事業,我們一直在用心耕耘,從未放棄;小種子,大夢想,我們就是要在國家的農業現代化變革中從一粒種子成長為參天大樹。”

    一種情懷:每一粒種子都是一個生命

    2008年7月,未滿35歲的田冰川自中化化肥調入中種公司擔任副總經理,用他的話來說是“使命光榮、責任重大”。此時的中種公司,剛并入中化集團一年,正處于清理整頓、組織重建、業務重構等“止血造血”階段。

    雖然都是農業的細分領域,種業卻有著不同于化肥行業的特性。“這個行當的專業性很強,我們所面對的每一粒種子都是一個生命。”田冰川意識到,復制化肥的思路行不通,必須找到種子這種特殊商品自身的特點和規律。

    “他有一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勁頭。”認識田冰川的種業人都說,遇到問題,不管是科研院所的大院士、大專家,或是公司的“老種子”、業務員,還是經銷商、種植戶,不管是年紀比自己大的還是年紀較輕的,他都虛心請教、誠心交流。北到三江平原,南到南繁基地,西到巴蜀山區,東到江淮平原的主要稻區,都留下了他“巡田看種”的身影。

    經過八年的歷練,他將自己對種業的認識凝練成一個公式—— “生命體+商品=精細化+差異化+產業化”。“種子兼有生命體和商品的雙重屬性,其市場價值最終依托于繁殖之后所形成的農產品價值。對于這樣一類商品,不善經營不行,沒有情懷也不行。”田冰川坦言,“從事種業前,沒有這么強烈的情懷;但做種業,卻必須頂天立地。”

    對“頂天立地”,田冰川有自己的解釋。頂天,就是要抓住國家全面實現農業現代化之前這一千載難逢的機遇;立地,就是要抓住農民和消費者兩極的需求,以精細化培育活力強的精品種子,以差異化打造競爭力強的綠色超級種子,以產業化打造種糧一體化的現代農業主流種子,實現產出效益最大化。“只有農民有錢了,有意愿也有能力去購買種子的時候,種業企業才能基業長青。”他說。

    見證了田冰川一路走來的農業部種子管理局副局長吳曉玲稱贊他“責任心和協調力很強,對種業有著很深的研究和獨到的見解”,已經從“門外漢”成長為“行家”、“專家”。在業內以“觀點犀利、直言不諱”著稱的國家玉米產業體系首席專家張世煌研究員也對這個“年輕人”印象很深。“從種子法到轉基因,從生物技術到行業發展環境,我感覺他整體的思路越來越清晰。”張世煌說,“只有判斷準了,才能選對路。”

    一份擔當:攻城拔寨,一個一個戰場闖過來

    在風險內控領域推動體系構建,在投資并購領域實施“春雷計劃”,在制種領域布局全國主要基地,在戰略規劃領域推動科技先導戰略落地……在中種工作八年,田冰川連續六年績效考評獲A。面對這份成績單,田冰川非常謙虛:“這是大家戮力合作、攻城拔寨,一個一個戰場闖過來的。”

    2011年,雙季稻開始步入低谷期,中種公司成員企業洞庭高科的雙季晚稻品種“岳優9113”銷售面臨嚴峻挑戰。為了打開市場,田冰川帶隊走鄉串戶調研市場。

    “岳陽、臨湘、汨羅、寧鄉……三天跑了五六個縣,調研回來馬上研究方案。”在洞庭高科營銷經理李小盛的印象中,田冰川的效率非常之高,眼光非常之高——目標銷量同比增加20%以上。“這在雙季稻種植面積萎縮的情況下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李小盛說。

    田冰川不這么看:“這個品種以前主攻省外市場,在根據地岳陽的占有率反而不高,還有很大潛力可挖。”為了挖出潛力,一場將洞庭湖區打造成銷售堡壘的戰役打響了。在雙季稻種植區,每個鄉鎮、每個集市、每條干道都能看到“岳優9113”的戶外廣告,每個渠道伙伴都細化區域,優化增長目標,實化推廣舉措。那一年,“岳優9113”這個上市七八年的“老品種”,渠道銷量同比增加67%,一舉成為當年長江中下游地區同類品種銷量NO.1。

    一時的戰役打贏了,但一直困擾公司發展的大問題還在,那就是中種公司過去只是生產商、銷售商,缺乏研發積累,沒有核心競爭力。然而,在一無種質資源、二無人才儲備、三無研發管理經驗的基礎上建立自己的研發能力,談何容易!

    為了破解這個難題,中種公司啟動“春雷計劃”,率先在行業內以資本為紐帶整合資源。中種公司副總經理王曉明在擔任投資并購部總經理期間,最多一年跑了80多家種企,幾乎天天在路上。“重要的目標都是和田總一起跑。”王曉明說,“我們并不是盲目地跑,當時定了三原則,一是有科技支撐的企業,二是有差異化成熟品種的企業,三是市場控制力強的企業。”從川種種業到廣東金稻,從雜交小麥到河南聯豐,一系列并購重組構筑起如今中種公司育繁推一體化種業企業的“骨架”。

    與此同時,中種公司在集團支持下,下決心開展自主研發,建設中國種子生命科學技術中心。在科技中心奠基一年后,田冰川受命擔任科技委員會主任,主管科技發展,自此他將絕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這一事關公司未來的戰略領域。

    “商業化育種體系建設在國內沒有先例,在國外有經驗但未必是最好的,更未必適合中國的實際。在這種情況下,需要探索的東西很多。”中國科學院院士、華中農業大學教授張啟發說,“田冰川非常勤奮,但最重要的是他對規律非常尊重。”

    邊建設、邊聚才、邊研發,在田冰川事無巨細的推動下,科技中心一步一個臺階,成功搭建了一個堪稱國際一流的商業化育種平臺,匯聚了一支較高水平的科研團隊,產出了一批具有較強行業影響力的成果。2015年9月30日,“作物育種技術創新與集成國家重點實驗室”正式獲批,成為中種自主研發的重大里程碑。

    一個夢想:加快推動種業大國變成種業強國

    在每個種業人心中,都有一個種業強國夢,田冰川也不例外:面對育種技術的升級換代,面對跨國巨頭的來勢洶洶,中種公司作為“種業國家隊”,如何推動種業大國變成種業強國?

    正是在種業強國夢的激勵下,在集團領導的統籌安排下,中種公司2009年1月組織了“面對全球金融危機,實施國家種業戰略,加快中國種業升級”的戰略峰會。就是在這次峰會上,中種公司在業內率先提出將種業發展納入國家戰略的建議,得到多方積極呼應。“我們積極地鼓與呼,算是為種業產業升級做了一點前期的工作。”作為會議的具體組織者和主題報告的主要參與者,田冰川至今回想起來仍是心潮起伏。

    僅僅兩年后,國務院正式發文將種業上升為國家基礎性、戰略性核心產業。以此為起點,種業進入產業升級、變革重組、做大做強的新時期。與此相適應,自2000年開始實施的《種子法》開始大修。

    作為種子企業的代表,田冰川受邀擔任《種子法》修訂起草工作組成員。他從促進種業創新驅動、實現產業做大做強出發,提出了很多強化市場導向、產業主體地位和產研結合的建議,直到最后審議表決的前夜,還在為修改完善有關條款、構筑企業公平發展環境奔走。這讓全國人大農委法案室副主任張福貴稱贊他“認真負責有擔當”。

    深化種業改革5年間,從參與國家“十三五”規劃涉及農業、種業和戰略新興產業相關內容的編制、論證,到擔任“十三五”農業農村科技創新規劃起草組專家,從國家主要農作物良種重大科研攻關規劃(2015—2020年)總體組專家,到種業自主創新工程牽頭專家、國家關鍵技術遴選農業領域專家,田冰川一直在路上。

    “在種業這樣一個生命科學與市場經濟、全球資源與區域種植、商品經營與宏觀政策多維度集成的行當,企業要想做大做強雖然不易,但也并非不能。”田冰川說,“我們要超越過去的中種,解決眼前的問題,推動中國種業走向強盛,就要想辦法突破當下的周期性和區域性制約,立足于農業全產業鏈的市場價值和利益分配,抓住農民和消費者兩極的需求,以創新驅動、產業戰略、資本戰略、市場體制的四位一體,加之中國深度、全球廣度,用于重點突破,帶動闊步發展。以種論種、以國內市場論國內市場的時代正在過去。”

    在小種子中醞釀大夢想,在小產業里實現大情懷,這是田冰川正在為之耕耘的春天,更是成千上萬個奮斗在農業最前端的種業人的春天。

                    
    作者 王瑜
     

    友情鏈接
    淘宝彩票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