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mksqq"><samp id="mksqq"></samp></tt>
<blockquote id="mksqq"><code id="mksqq"></code></blockquote>
  • <tbody id="mksqq"></tbody>
    <blockquote id="mksqq"><samp id="mksqq"></samp></blockquote>
  • <code id="mksqq"><label id="mksqq"></label></code>
  • 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感言

    一生中化緣

    時間:2017-09-07     來源:中化集團
    視力保護色:

    作者:退休老干部 周禮均

    我生命中的半個多世紀都在中化的呵護下度過,也為公司奉獻了畢生的精力。中化作為世界500強企業取得了海內外同行認可的輝煌業績,我作為其中一員深感榮幸和自豪。

    翻譯工作甘與苦

    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國同蘇聯、東歐國家、亞非拉友好國家和部分西方國家建立了外交外貿關系。我有幸在外事活動中多次見到敬愛的周恩來總理,他那泱泱大國領導人的氣魄和有理有節、不卑不亢的外交家風度令中外人士均贊嘆不已。周總理對譯員非常尊重、關懷,例如為我們設座、夾菜等,使我深受感動。他對譯員要“練好政治、語言和文化三個基本功”的指示也使我終身受益。

    1956年,我參與接待印度議會代表團。當時,全國人大特地從北京外國語學院請來口譯教授周玨良任首席翻譯。我們這幫“小翻譯”跟著周老師輾轉各地十多天,邊干邊學。他教我們口譯要以“信、達”為主,爭取“雅”;要學會速記關鍵詞和數字,邊記邊想;不便筆記時,要將講話分成首中尾三段,沉著譯出,是為“三段法”。周老師譯得最精彩的一次是時任人大委員長劉少奇在中南海紫光閣接見代表團時的講話。周老師的口譯可謂出口成章、爐火純青、信達雅兼而有之,使我們折服。

    1962年我調到中化公司負責翻譯工作。那時還叫中國進出口公司。在領導和同事們的關心幫助下,我業務上手較快。出口處的宋科長業務精、英語好,我經常向他請教。他言傳身教,讓我懂得了翻譯的紀律是忠實原話,不增不減,任意發揮是不合適的,不僅要言辭達意,還要忠于事實。

    1965年秋,中化公司副總經理王漢民率領中化化肥代表團訪問西歐NITREX化肥集團成員國奧、意、法、荷和瑞士,我任翻譯。由于訪問國家多,接觸人物雜,談判緊張,加上參觀游覽、酒宴等等,這是我工作以來最艱巨也是最值得回憶的一次翻譯。我在外貿部工作十年,廣泛接觸過各類詞匯,一般都能應付過去。但那次,最傷腦筋的是化肥談判:數量大、斗價狠,雙方唇槍舌劍,妙語連珠,旁征博引,如“來而不往非禮也”、“車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對方也不甘示弱,說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等。

    行程緊張、任務繁重,只好犧牲睡眠。有一次我連續工作一整天,在晚宴時一不留神把我方講話中“如條件合適,可買一些”一句中關鍵的前半句漏譯了,領導不但未批評我,反而關心我,要我注意休息,讓我十分感動。

    重商情胸有成竹

    1972年初,我調任中化公司商情處。當時國家狠抓經濟和外貿,中化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強商情工作,如配備人員,征訂國外化工雜志,制定商情與業務合作的制度。之后,還根據需要成立國際石油化工貿易研究所,編輯發行《國際石油化工貿易》半月刊,參加國際化工商情會議,擴大視野,調研市場,廣交朋友,增長見識。參加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和出國團組時,商情人員向交易團介紹市場和價格趨勢。

    甲醇是基本化工原料,每年大量進口。因是危險品,歐洲貨運費高,無競爭性,我方又不接受散裝貨,因此只能采購日本的桶裝貨。歷年對日談判中,日方都要求漲價。1977年秋交會,日方報價比春交會漲13%,歷經11次談判后,報價還是高出我方心理價位不少,因我方堅持,談判中斷。秋交會閉幕后一個月,日方派團來北京續談,又談了四次,最后接受了我方所提出的3.3%的漲幅。談判室內外,我們的策略是內緊外松,在會場外同對方輕松聊天,終于摸到對方可接受3-4%漲幅的底牌,因此堅持還價,終于成交。這次談判也成為了業務和商情合作的成功范例。

    1985年,我赴德國任中化同HELM合資的德新公司中方總經理一職。當時是改革開放初期,合資公司既開展對西歐各國的貿易,還能同時學習他們豐富的國際貿易經驗、精明能干的工作作風和嚴謹認真的法治精神。四年的共事,我同德方總經理克雷勃斯先生結下深厚的友誼。2006年我去德國探親,他邀我共進午餐,贊揚合資公司是成功的,并向中化老朋友們致意。

    國際商會發好聲

    1994年11月,我國正式加入國際商會(ICC)。它是世界上最權威的民間經貿組織,聯合國一級咨詢機構,成立于1919年,會員遍布140多個國家,其宗旨是制定經貿法規和慣例,促進貿易和投資的發展。1995年當時的外經貿部決定:已多次入圍美國《財富》雜志世界500強的中化集團作為唯一的外貿企業代表,參加由貿促會組建的中國國家委員會(ICC CHINA)。該委員會下設十個專業委員會,中化集團組建的是國際商業慣例委員會。當時已退休的我接受公司返聘,籌組并主持慣例委員會。委員會聘請了著名的國際貿易和經濟法專家、教授和律師為委員。國務院領導要求委員會參加ICC有關專業活動,研究并參與制定國際經貿法規和慣例,反映我國經貿界的意見和要求。

    慣例委員會的工作獲得了ICC CHINA的好評,認為“在十個專業委員會中工作出色,富有成果”。國際商會的工作短短三年,讓我受益匪淺,也留下了珍貴和美好的回憶。國際商會的工作任重而艱巨,既有平等友好的研討,又有斗智斗勇的交鋒,更有取得成果的喜悅。當回憶起這段往事,我不禁為我國和公司對ICC作出的重要貢獻而感到光榮和驕傲。

    友情鏈接
    淘宝彩票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