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mksqq"><samp id="mksqq"></samp></tt>
<blockquote id="mksqq"><code id="mksqq"></code></blockquote>
  • <tbody id="mksqq"></tbody>
    <blockquote id="mksqq"><samp id="mksqq"></samp></blockquote>
  • <code id="mksqq"><label id="mksqq"></label></code>
  • 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感言

    春耕時節夜歸人

    時間:2016-05-19     來源:中化化肥
    視力保護色:

    早上剛要悄悄地溜出家門,兒子醒了,纏著我要陪他睡覺。眼看趕不上公司班車了,靈機一動對他說:“媽媽上班掙錢給你買蛋糕!”兒子滿心歡喜地點點頭,安心睡去。

    快步下樓,發現居然下雨了,真是好雨知時節。坐上班車,還是難以抑制心中的喜悅:田野里,綠油油的麥苗大口地吮吸著如汁的甘露,惹得頭戴斗笠的老漢喜上眉梢,春雨貴如油,我們仿佛聽見了麥苗拔節的聲音,看到了風吹麥浪的豐收景象。

    “一年之計在于春”,勤勞的農民深知這春耕播種在一年中的重要意義,謀劃著一年中的好光景。中化化肥,也吹響了春天的號角:“全員總動員,奮戰春耕100天”。全國各地的中化農化人奔赴市場一線,將“中化”的大旗,插遍了大江南北的田間地頭。

    作為復合肥生產基地的中化山東肥業,開足馬力,備足貨源,產品除了傳統的噴漿工藝,還有熔體、氨化、緩控釋肥料等;不僅有馳名中外的“中化”品牌,還有“普欣”這樣的山東省著名商標品牌。品種豐富,能滿足各種作物的生產需要,新品種藍精靈、藍麟系列也深受廣大用戶的喜愛。先進的技術、優質的品質,使公司的復合肥不僅銷往全國,甚至還發往剛果金和幾內亞比紹等非洲國家。

    不知不覺,班車到公司了。門前的杭州路上,停放著一輛輛裝原料和復合肥的貨車,今天又是一個繁忙的日子。晨會結束后,發貨員小尤就出現在熔體庫里了,接過司機遞上來的發貨單:40噸,兩個品牌,四種含量。也就是四個裝卸場地,她又仔細核對了信息,默念了一遍,一份清晰的庫存圖就在她腦海里呈現了出來。

    招呼上裝卸工,帶領他們往一個貨位走去。只見她拿起抹布,麻利地擦拭著輸送機上的成品袋上的浮塵,像給女兒洗臉一樣認真細致。看著一袋袋泛著藍盈盈光澤的復合肥,干干凈凈、漂漂亮亮,整整齊齊地碼放在大貨車上,小尤滿意地笑了。雖然她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和一件工裝,臉上還是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當這輛40噸的成品車,揚眉吐氣地率先駛出熔體庫時,引來了其他司機羨慕的眼光,門外一排大貨車仍在排隊耐心等待。等雨停的功夫,大家趕緊到餐廳去“加油”,兩人一組四個大饅頭三份菜,隔壁桌上的小哥看得目瞪口呆。“姐姐,買這么多吃的完嗎?”看看他才要了一個饅頭,一份菜,再看看我們幾個桌上“小山”一般。不要驚訝我們的肚量,在廠區里竄了半天,真是餓呀!何況今晚還要打持久戰呢!“那啥,再來兩饅頭,留著晚上吃!”

    到傍晚六點,小雨終于停了。“兵貴神速”,我們要和時間賽跑,農民正等著用肥呢,不能讓這些遠道來的貨車在廠里過夜。 “剛下完雨,大垛篷布濕滑,爬垛時要小心啊!慢些掀篷布,別讓雨水滲進垛里啊!”裝卸工老王細心地叮囑著班組的小伙伴們。

    路燈漸漸亮了,地面上的積水泛著光,我們的鞋子早已被打濕了,身上也感覺到有些疲憊。但看著滿載著復合肥的貨車陸陸續續駛出公司,不覺輕松了許多。車間里,早已燈火通明,每個有燈光的地方,都有值班的同事進進出出,留下一個個忙碌的剪影:有108米高塔上造粒的主操帥哥,在氨站堅守陣地的“最美一線”小胖,還有娉婷走過身旁的化驗室姑娘們,她們到車間里取樣去了。

    夜幕下的公司很美,柔和的燈光,忙碌的身影,雖然裝車裝到很晚,來不及喝口水,吃碗飯,但不會孤單,因為和這些勤奮的身影并肩戰斗,心里會泛起陣陣暖意與感動。

    當我在最后一份發運單上簽上字時,已是晚上9點半了。當這輛發往河北的貨車駛出廠區后,一天的發運任務結束了。關上窗戶,走出辦公室,深深地吸一口夜間涼爽的空氣,在春風吹拂下,快步向班車走去。

    生產區內,機器轟鳴,下午4點班的同事們還要工作到12點,直到夜班的同事來接班,才能下班回家。走在回家的路上,徹底放松下來時,才感覺到滿身的疲憊。自行車棚內,人語車響,反光背心一明一暗地閃爍著綠瑩瑩的光。他們是住在廠區附近的裝卸工兄弟們,大家互相叮嚀著:“注意安全”!話音未落,幾輛零零星星的電動車、三輪車就慢慢駛進了漆黑的夜里。

    坐上加班車,深深地將自己埋進座椅,開車的郭師傅,喊了一聲:“人都到齊了沒?”忙碌了一天,大家都累了,話也不想說了,上車不久,就聽到有人輕輕地打鼾。昏黃的路燈下,鮮有人影。空曠的大街上,偶爾有一輛大貨車,疾馳而過,留下昏暗的燈光,明明滅滅。

    司機郭師傅有著東北人的熱情與豪爽,今年五十歲,頭發已經花白了。由于發貨沒有準點,發貨員都是女同事,住得又比較分散。公司安排郭師傅專門接送我們,他像兄長一樣,體貼周到地將我們挨個送到家門口。公司離家有30多公里,往返一圈下來,就是60多公里,最后一個同事下車時,已經是夜里11點了,等郭師傅回到家,估計已經凌晨了吧。

    回到家時,門廳里的燈依然亮著,婆婆摟著兒子已經睡了。兒子頭上還戴著小壽星帽,鼻子上抹著奶油,嘴角上掛著甜甜地微笑,俯下身,在他的額頭上親了親:“寶貝,生日快樂!對不起,媽媽失約了”。


    作者:李忠燕

    友情鏈接
    淘宝彩票_Welcome